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泰國濕身記

歸程: 扛著巨大的水槍,我們一個個累的腳步都有點搖晃:)看著我們這些人的扮相和手中的大水槍,機場的工作人員在不住地搖頭不住善意的笑....

    這次去泰國的目的,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濕身;))

    時間正是泰國的潑水節,也就是泰國的宋幹節,相當於我們的春節,全國上下放假盡歡,我們就沖著這狂歡的潑水而去。從機場飛奔回家,快速準備好了滿滿一箱衣服和防曬霜之類的物什,又飛奔往機場去了。

    從很遙遠的時候就盼望著在炎熱的夏季,到泰國過潑水節;)這次終於機會來了..

    一開始,好事多磨!先是曼谷濕身未遂---------
    抵達浪漫機場開始,我們就開始盼望著這一趟,能快樂濕身一把了...
    每個人心裏的念頭:一定要濕身,而且還是要儘早濕身:)
    下了飛機,熱浪襲來,身上還是早上北方穿的那件薄毛衣,渾身漾起熱感,開始後悔沒在飛機的廁所裏換上背心短褲。

    等簽證的時候,我跑去換衣服,等換好衣服,出來看見同事們一個個都是換好了小背心妖僥的樣子:) 不想這時看到了一個員警,泰國員警的制服實在不賴,剪裁得很有道理,令到腰的的弧度非常的迷人,讓人稍稍傾心了好一會..直到離開機場看到人妖以後才把員警忘掉。

    這個熱力四射的國度,只有小調帶背心才是理想的著裝,但是後來證明無論我們是多麼驕傲和自豪,這一切在隨即看到的泰國美女面前土崩瓦解,潰不成晶:(,甚至連和她們合影的勇氣都消失殆盡..

    離開機場的路上,看到經過的車子,都是徹底濕車身而且慘不忍睹的樣子。讓人無端的幸災樂禍起來,

    到達的那天,4月11號,還只是泰國春節宋幹節的第一天,氣氛還沒開始調動起來,只有我們看著路邊的偶爾全身市透的 臉上抹著大花臉的人們.濕身的願望越來越強烈起來,可惜隔著汽車的玻璃窗,徒增了無奈的煩惱。

    在機場大廳裏,左顧右盼,把那個泰國老媽媽等來了( 老媽媽在泰語裏是帥哥的意思,哈哈,以後,咱們股吧裏的老媽媽們又多了一個叫法了:)))

    和他現學了幾句泰語,他讓我們叫他屁李,就是小李的意思,或者叫他屁屁也行,這泰國話實在有點難登大雅之堂啊...

    還有什麼小姑娘叫:水晶晶,漂亮的小姑娘叫:濃濃水晶晶,年紀大一點的叫水邊邊,老大媽就可以叫水汪汪了;))

    看來這潑水節大有把所有人都水晶晶水邊邊水汪汪了;))

    屁李 (對了,他說倒過來說李屁也行,幸好他沒姓馬,不然我們每天都必須馬屁馬屁叫個不停,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了) 把我們這些個要濕身的水晶晶水邊邊們 帶出了那個浪漫機場(機場名字也不錯吧;)

    屁李還帶了個屁林,一個真正的泰國老媽媽,濃眉大眼,帶著墨鏡.
    兩個人直接把我們挾持到了看人妖的地方,全然不理會我們要半路下車儘早濕身的願望;))
    我們不得不從,畢竟在別人的地頭上,凡事都得忍:)
    兩個老媽媽安撫我們說:這個時機一定得把握好,你們急什麼,有得你們濕的!

    坐在那裏看人妖表演,我們一起去的老媽媽們一個個噤聲不語,估計實際上心旌動搖...我們也不覺啞然,原來人可以無完人,人妖是可以有完美的人妖的。

    我從來不覺得做人妖有什麼不好,有人說那是殘缺的人,我想但凡是個人自己的選擇,就無所謂對錯,對錯只在自己,與他人是無關的,他選擇的路,自己走的很滋潤風光的,我們多餘為他們歎息。所以,人妖們嫋嫋的走過我的身邊時,我看到的,真的只有美麗。

    看完人妖,兩個老媽媽又寸步不離的護送我們到我們的酒店,惟恐我們一時從動提前跑去濕身,從而壞了他們為我們精心量身打造的濕身之旅:)

    趁他們不備,我還是跑下來大堂來了,引出了一起 曼谷酒吧連載。
    喝了一支SINGHA,淩晨3時,也是北京時間4時,晃悠晃悠的回酒店,按下不提。
    簡短睡眠之後,屁林屁李又出現在餐廳我們的視線裏,按原計畫我們今天還是沒能濕身,這好事多磨的曼谷......

    12日,只是宋幹節的前夜,相當我們的除夕,我們跑到湄南河上坐船,看TENBULI 的水上人家,街上看到越來越多的濕身的人,越來越多抹滿白粉的車...

    飄蕩在湄南河上,河邊美麗的木屋,有些新有些舊,老人門閑坐著,看門前河水流去,平靜不露痕跡的表情,孩子們都花著小臉蛋,拿著臉盆,朝過往的船隻潑水,我們主動的挑釁,不想隔得太遠,看水嘩的飄過來,又回到河裏去了...

    關於湄南河,屁林是這樣給我翻譯的,母親的河奶;) 屁林,前面我曾經這樣給他定論:一個真正的泰國老媽媽,就是真正的泰國美男子,身材魁梧,五官端正,做過和尚,皮膚黝黑,笑得很有意思,中文不太好,常常會把一句話的順序顛倒過來,每當碰到他不會說的時候,他就會哈哈的笑起來,所以一天到晚我們都聽到他的笑聲。弄的所有的人都跟著他笑,其實都不知道他在笑什麼...

    泰國男人通常有幾個老婆,問屁林有幾個,他笑呵呵的說:我,沒有,老婆,不過,男的,我喜歡,女的,我喜歡,人妖,我也喜歡....

    呵呵,這個有如此豐富性取向 的泰國老媽媽:)

    在東方公主號上據說有個人妖是屁林的兄弟,從小一起長大的感情很深厚,我們在公主號上和人妖共舞時,屁林總是把那些對他兄弟動手動腳的客人一把粗魯的推開,因為屁林練過泰拳,這一推著實讓客人吃了一大驚,但是看屁林的魁梧,還有這夜晚帶著的墨鏡,敢怒不敢言的換目標去了..

    然後他們兩人就自己很投入的跳舞,很象一對完美的壁人。

    飄蕩過湄南河,船上的小男孩兜售香花串,由三種花串在一起,蘭花,愛情花,茉莉花,潔白,芳香四溢,男孩站在你面前,虔誠的雙手合十,我也雙手合十,低下頭,讓他給我掛上...一時間,船上香氣彌漫,迎著風向前行,隱約中,整條湄南河上都是花香......

    從碼頭走出來,穿過熙熙攘攘的街市,叫賣的熱帶水果和各種各樣的泰國小吃,讓人留戀往返,遠遠看見有一家賣的煮好的泰國香糯,在大的竹藍裏,象玉石一樣淺淺的青色,一看就知道這糯米非同尋常,讓我肚子猛然咕咕響起來,不由分說買了一大袋,配上潔白的椰子奶,居然是鹹的,還有椰蓉,拿在手裏,邊走邊逛邊看,相當的愜意。 這份愜意沒有維持多長時間,碰上我的同事們,不過幾分鐘工夫,手裏的美食被哄搶而光,讓我懷疑簡直是否碰上了工商稽查隊;)))

    穿過曼谷中心廣場 ,到處搭臺唱戲,就連街角隨便都擺上兩個大音箱,三兩個人就開局了..

    一些學美術的大學生在臺上載歌載舞,對著來來往往的車輛和行人大送飛吻,路的中間,為潑水節專門架設的水管用東西蓋著,準備明天正式開始用兵一時了...想像著明天可以來廣場正式濕身並且在萬道水線中漫步,每個人的心裏都有點按乃不住的興奮...周圍的人們似乎都開始提前濕身花臉了,偶有人妖儀態萬千的走過,目不斜視,仿佛節日與他無關,他不是人,也不是妖,雖然都是他媽生的.........

    孩子們的天堂。到處有雀躍的濕透的孩子,提著臉盆,提桶,拿著水槍,對我們的車窗一陣掃射,我們也回歸了孩提,無所顧忌的大聲笑,歡樂的海洋...

    當天的曼谷還是濕身未遂,也許這是註定的。

    這個有天使之城的都市,散發著獨特文化和民族的韻味,在高樓大廈、滾滾車流之間,依然可見400多座金碧輝煌的寺廟,語境幽深的運河以及建在木樁和水泥樁上的高腳屋。這座城市的表面是現代的,但底子裏還沒有脫掉傳統。在高樓大廈的縫隙裏,高高翹起的佛寺屋簷又仿佛時時提醒著宗教在這個國家的重要地位,我們不是它的子民,它不同意我們在這裏隨意嬉鬧:)

    在小船上游曆,風光旖旎的兩岸,緩緩穿性的大型運米船和穿梭來往的長尾船, 建在河上的密密匝匝的高腳屋,既有住家,又有商店,餐館,難免產生時光倒流的錯覺,看日落在遠處的寺廟的金頂上, 日落的餘輝 在那裏譜一曲跳動的歌。

    13日,泰國的大年初一,我們充滿著希望去中心廣場,沒想到竟然中了屁林屁李的計,原來這兩個傢伙真的不打算讓我們在曼谷狂歡了,他說中心廣場太擁擠,人多得不行,我們去了會有危險,他們已經在芭堤雅給我們訂好了酒店,芭堤雅才是濕身的天堂!我們的首次濕身儀式將在那裏舉行。 (不過也許屁林是對了,過後聽說在曼谷中心廣場上擁擠的人們擠傷了不少人)

    我們連呼不滿,然後屁林耍了一個小小的計謀,讓我們舉手表態,他問誰不想去芭堤雅的舉手,我們一愣神,就讓他糊弄過關,車子駛離曼谷,隨著滾滾的到鄉下過節的泰國人的車河,直奔芭堤雅去了....

    去芭堤雅的路上,我們還在為曼谷的濕身未遂而悶悶不樂,屁林屁李就說話逗我們玩,屁李說他有三個老婆,第一個死了,第二個生了一對雙胞胎女兒,第三個生了一對三胞胎兒子....聽的我們都張大了嘴巴,這等好事居然全讓這個泰國老媽媽給碰上了?!匪夷所思! 然後他掏出照片給我們看,那五個孩子可愛得無以倫比,把他自己也笑的花枝亂顫;))

    然後他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按這樣的發展形式看,我的第四個老婆會生什麼,我不用說大家也知道了吧?!:) 你們誰想生四胞胎的,今晚上到我的房間來“

    這?那,哈哈哈,全車人都大笑起來....

    一路歡聲笑語中,車子到了芭堤雅,看見的建築依舊,風情依舊,不同的是這潑水節的人們,個個都有點不一樣,街上來往的敞開式皮卡裏載滿的都是花臉濕身人,拿著那大花臉沖著我們笑,感染中,我們知道,濕身的時刻快要來臨了.....

    屁林給我們定的酒店出乎意料的好!海灘路的王子酒店——————居然在穿過了熙熙攘攘的鬧市之後,車子停在了一條佈滿了敞開式的酒吧的街道口,沿街站著三五成群的老外,酒吧裏也站滿了老外,酒吧裏有身材交好但臉蛋不敢恭維的女孩子,每家的酒吧門口都放著一個巨大的水桶。他們盯著我們,笑的有點怪...像是看到了一群獵物的到來:)

    我們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們,屁林讓司機把車子饒到酒店的後門去了,他說,我們要先熟悉地形再說,於是乎。我們提著沉甸甸的換洗衣服,、繞過了前方敵情不明的陣地,從背部悄悄的潛入了芭堤雅!:))

    在酒店裏換上一身短打扮:短褲,小背心,用塑膠袋把相機包好了,就沖下樓來,這王子酒店地理位置實在好,就在海灘路上,樓下是連綿不絕的酒吧,對面是蔚藍的大海....

    站在酒店的大堂,我們幾個開始偵察地形地貌和 相關情況,站在門口,一條狹窄的街道的兩邊,密密匝匝的酒吧和密密匝匝的老外,都在謹慎的觀望著,帶著微笑,其實大家都一肚的水,應該不是壞水 而是潑水節的祝福的水。

    在酒店大堂裏,屁李交代我們,鑒於泰國的傳統,一定對給你濕身的人一個笑容和一個雙手合十,表示感謝,即便對方是怎樣讓你突然的大吃一驚的濕身,你都不能生氣,別人給你畫大花臉,用的是香粉,你也不能跑,要是跑,你就等著瞧吧:)))

    看三五成群的人走過來 ,手裏拿著碩大的水槍,,不是一般的孩子玩的那種,而是有一米多長,象個手持的破擊炮,挖塞!!對面的酒吧已經開始開戰了·!

    兩隊老外,終於在把水槍和水桶都準備好之後,正式開始,一時間,水柱四處飛射,把酒吧裏的吧臺上的酒櫃裏都弄個一塌糊塗......隔著街道,尖叫著,經過的人們也奔跑著,躲比著......我們險些熱身濕身了,趕緊躲進酒店.....幾個老外興奮不一,要衝進來對我們掃射,大堂副裏對他們禮貌的擺擺手,他們才甘休。

    下一個任務:找武器!

    趁他們激戰時,我們就四處找水槍,有當地人過來兜售,200蛛一幹,我們和她們討價還價,不亦樂乎....就在這討價還價的當口!很不幸 !!!!被幾個老外冷不丁沖過來,在我們的水槍還沒灌好水的時刻,在背後給我們一陣掃射,悲憤地......濕身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