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投胎

 一日,天氣很好。我騎著自行車去探望一個朋友,路上車不多,我的車速自然快了一些。誰想一個拐彎,不知道從哪突然沖出一個七八歲的男孩來,我頓時慌了手腳,慌亂中把車頭一拐,恰好避過了男孩,車子卻沖向了馬路中間,迎面看見一輛黑色的橋車呼嘯而來。
  
  我連忙剎車,可是已經遲了。“蓬”地一聲,我連人帶車撞在了轎車上,還沒等我站起來,看熱鬧的人,已經從四面八方湧了過來,我拍了拍身上的土,活動了一下胳膊腿,慶倖自己只是受一點擦傷,並無大礙。
  
  轎車的司機下了車,他瞪了我一眼,扭頭看見他的車被我的車子撞凹進去一塊,伸脖對車裏的人道:“前面撞的挺嚴重報警吧!”
  
  車裏的人呆了一呆,立時拿起了電話,我扶起了車子,推開身邊的人想走。卻被司機一把抓住“你撞了我的車想跑嗎?”
  
  我愣了一下說:“我不是故意的,剛才有個男孩沖出來……”我邊說邊四下去尋找剛才沖出馬路的小孩,可是他像空氣一樣消失了。
  
  交警很快來了,問明白事情的始末之後,讓我負責給轎車修車,我大呼冤枉。交警全然不管,留下了我的身份證號和聯繫電話就不在理我,我不死心的去找那個令我出事故的男孩,不管怎麼樣我也要找到他,讓他接受一點教訓。偶然向遠處一瞥,看見有三競彩籃球個小孩,在那裏奔來跑去,其中一個很像是我要尋找的那個男孩!
  
  我推著車子快步走過去,每走一步火氣就大一分,心裏想著用怎樣嚴厲的話語來教訓他,最好讓他帶我去見他的父母。如果遇見通情達理的,也許這巨額的修車費就不用我一人承擔了。
  
  當我走到他們三人身邊的時候,我唯恐他跑到,伸手抓住了他,那個孩子一呆,然後掙扎地說:“你抓我幹嘛?”
  
  我這時我才發現我抓是根本不是我要找的那個,於是指著男孩說:“你讓他過來。”
  
  被我抓住的小孩呆了呆,用奇怪的眼神望著我說:“前面沒人?”
  
  我很生氣地說:“怎麼沒有,這裏就你們三個,你別假裝看不見。”
  
  小孩聽完拉著他身邊的夥伴說:“哎呀!這裏就我和哥哥,根本沒有別的小孩。”
  
  他的哥哥愣愣地點點頭,可是趁我愣神間,他用力一掙,逃走了!
  
  我當時第一反應,自然是追害我出事的男孩,我看見他並沒有和那兩個小夥伴往一個方向跑。而是單獨向一個方向跑去,我推著車子緊跟身後,男孩跑了很久。
  
  最後他一拐進了一幢十分普通的房子。我走上前去敲門,很久門才打開了一道縫,一個婦人問道:“找誰啊?”
  
  我高聲帶著不悅道:“我找你們家孩子。”
  
  婦人一聽,“啪”的一聲推開了門,然後瞪大了眼,用一種十分奇怪的神色望著我,道:“你找我兒子?你怎麼認識他的?”
  
  她向我問問題的時候,語氣急促,仿佛比我還緊張。
  
  我點頭道:“是的,我找你兒子,因為他突然沖出馬路,害我和一輛轎車相撞,現在我必須賠那輛轎車的維修費,我想問你怎麼教育你兒子的,讓他這樣在大馬路上橫衝直撞?”
  
  婦人張大了嘴,樣子非常奇特像是被驚嚇到了又像是有些不信地道:“你是說你見到我兒子了,你真的見到我兒子了嗎?這怎麼可能……”她一邊說一邊搖頭。
  
  我猜她大概是想打無賴,並不想承認這件事,才弄出這一副表情來,所以我毫不留情地說:“讓你的兒子出來對峙一下就知道了?哼!別說你的兒子不在家,我親眼看見他跑進去的”
  
  “出來對峙?”婦人立時尖聲叫嚷了出來,同時,臉上更現出一種難以形容的神色來,接著婦人顫聲道:“你是說你看見他跑進房子裏來了?”
  
  我不知道婦人為什麼反應如此之強烈,我重複道:“是的,我看見他跑進去了,現在你讓他出來吧。”
  
  “可是……”那婦人的聲音顫抖而且帶著恐懼地說:“可是……我兒子已經死了啊!”
  
  “死了?”我陡地大吃了一驚,這實在想不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我沖口而出:“不可能……絕不可能。”可是當我看見婦人那張欲哭無淚的臉,我隱隱覺得她不像是在哄騙我,那裏有父母會咒自己的兒女死了的道理。
  
  “是啊,一年前已經死了。”那婦人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我說,這一刻她的神情突然變的不正常,兩眼發直,嘴裏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我看著她的樣子像是個瘋子,懷疑地問:“我不信,你家還有別人嗎?……”
  
  我的話還沒講完,便聽見屋子中傳來了一個十分粗暴的男人聲音,問道:“老婆,你和什麼人在講話?”
  
  “兒子!”婦人臉色呆板地反復說“兒子……兒子……兒子……”
  
  就在這時一個身形十分高大的男人,從走到了婦人身邊。
  
  我正準備向那男人說明情況,可是當我向那男人看去時,不禁大吃了一驚!
  
  我從來也沒有看到過如此恐怖的臉,那男人的樣子實在太可怕了,是以我在一望到他之後,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後移動數步,好在這是白天,如果是黑夜的話,我一定會忍不住尖叫起來。
  
  那個可怖的男人,他的頭頂非常平,就像被人砍去一塊一樣,他的兩只眼睛可怕地外突著,臉上到處都是紅色的傷疤。
  
  他這時,正用手輕摟著婦人,那小心的樣子,就像摟著一個易碎的花瓶。然後兩眼充滿著怒意瞪著我,咆哮地道:“你是誰?跑到我家來幹什麼?”
  
  那婦人繼續重複地說著:“兒子……兒子……兒子……”
  
  我鼓足了勇氣把事情的始末重新說了一遍。
  
  那男人惡聲惡氣地道:“你有病,我兒子去世一年了,我看你是見鬼了吧?”
  
  我心中咯?一下,心想算自己倒楣吧!轉身想要走掉。
  
  沒走幾步就被一雙手抓住了車把,我被大大的嚇了一跳,只見婦人拉住我的車說:“別走,你說你看見我兒子了,請你別走。”她的眼睛裏充滿著淚水,樣子極其可憐。
  
  而那個男人拉住婦人道:“老婆別鬧了,她看錯人了,她看見的並不是咱們的孩子,快回去吧!”
  
  婦人搖著頭,她那一頭摻雜著蒼白的頭髮,左右搖幌著,道:“不……她看見了。我們的兒子回來了,求你,別走,只有你能看見我的兒子。”
  
  我聽了這句話感覺汗毛直豎,緊張的咽著口水。
  
  那男人攤了攤手說:“你看,都是你惹出來的,你看你先別走了!”
  
  就在那男人一攤手之間,我卻陡地呆了一呆。因為這一瞬間,看到那個男孩在男人身後一晃就消失了。我急忙推開男人追了進去,剛跑了幾步我就站住了,因為我看見男孩消失的地方是一面牆,我大驚失色的跑過去拍牆,看看是不是有什麼暗門什麼的,能供人來回出入。半晌後我失望地蹲坐在了地上,因為這確實是一面牆,人當然不能穿牆而過,除非不是人……
  
  如此一想我心中生出了極度的恐懼來,難得我真的見鬼了,而且是在大白天裏?我抬起頭再一次懷疑地看了看牆,我猛然瞪大眼睛,渾身競彩網上投注抖的像篩子一樣。
  
  因為我看見一個小小的腦瓜從牆裏鑽了出來,身子還在牆裏面。他在沖我招手說:“別嚷!我不會害你的,我只想請你幫忙,你別說話,你心裏想的我就能感覺到。”
  
  在這剎間,我感覺渾身都已經濕透了,我指著牆“啊啊!……”的驚叫著。
  
  然後就看見男孩的臉變得異常蒼白,他的眼神閃爍著淚光,他說:“姐姐別叫,求你了,因為你是陰年陰月陰時出生的人,只有你能看見我,我真的需要你的幫助。”
  
  老實說,我還是非常害怕,不過男孩的樣子很可憐,於是我強忍著心了的恐懼想:“你要我幫你做什麼事?”
  
  男孩說:“我馬上就要去投胎了,可是我捨不得我的媽媽,你看她想我想的都瘋了。我想如果她能在我投胎的時候懷孕,我就能進入她的體內,從新做她的孩子。”
  
  我聽完覺得這太匪夷所思了,本能的搖搖頭說:“這怎麼可能?
  
  男人大著嗓子問我:“你說什麼哪你?”
  
  我故意咳嗽了一聲,道:“沒!沒說什麼……”
  
  那男人不耐煩地打斷了我的話頭,道:“等我老婆安定一下你就可以走了。”
  
  我苦笑著道:“那麼,我現在扶她進去吧!”說著我便伸手去扶婦人,回頭看了一眼牆上,男孩還站在牆的中間,眼巴巴地看著我。
  
  於是我開始有一搭無一搭地和婦人聊起了天,然後我提到何不再要一個孩子。
  
  婦人瞅著我一眨不眨仿佛我說了什麼令她不懂的話,但是男人卻搶著道:“你胡說什麼?我們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生什麼生?”
  
  那婦人一愣扭頭對男人說:“為什麼我們不能生了?”
  
  男人一時語塞,而我適時地說:“我看你們應該再要一個孩子,說不定和以前的孩子一樣哪!”我這樣說完,眼睛不自覺地四下尋找著,果然在房頂上看見男孩趴在那裏,正在沖著我擠眉弄眼,樣子很滑稽,我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婦人聽完我的話,她突然很激動地抓住了男人的手臂道:“老公,我們在再生一個吧?求你了。”
  
  男人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後小聲的哄著婦人說:“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你要生我也隨你,不過……哎!”男人欲言又止。
  
  看見我的任務如此順利的就完成了,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婦人這時候也平靜了很多,於是我起身告辭,推著自行車一臉茫然地走回家去。
  
  沒過幾天我突然接到警局的通知說,那家不再告我了,也不要我賠償了,我還很納悶,不過這對我來說到是個天大的好消息。
  
  轉眼快過年了,我偶然想起這件事,想起那個男孩,還有那對奇怪的夫婦。有天週末我騎著自行車鬼使神差的來到了男孩家,忍不住上前去敲了幾下門。
  
  門開了,男人滿臉笑容地打開了門,看見我明顯地一愣,然後說:“快進來,呵!對虧了你建議,我老婆前天給我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呵呵!從懷孕開始她的精神就變得正常了,我還以為她這樣瘋癲帶孩子之後會加重,沒想到都好了……呵呵!”說完不住的傻笑。
  
  我好奇地走了進去,看見婦人虛弱地躺在床上,在她的身邊有一個小嬰兒靜靜地躺在那裏睡覺。我輕輕地走到嬰兒的身邊,剛想用手去摸摸他的小臉。忽然,他睜大了眼睛,然後嘴角蕩起了一種類似感激的笑容。我被他突如其來的樣子嚇了一跳,趕緊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男人奇怪地問我:“你怎麼了?”
  
  我急忙搖搖頭說:“沒事!瞧他睡得熟,怕摸醒他。”
  
  婦人看到我來,掙扎著坐起身來抓住我的手說:“這個孩子能出生都是因為你的提醒,我想讓你幫我我們的孩子取個名字……”
  
  我正要推辭,只見那個嬰兒嘴唇微動,我聽見一個聲音道:“我叫曉宇。”
  
  於是我便說:“叫他曉宇吧!”
  
  婦人和男人驚奇地看著我,然後異口同聲地說:“太巧了,是我們大兒子的名字……”
  
  我被夫婦倆的眼神盯得極不自然,少坐片刻就起身告辭了。
  
  要說這人世間有許多難解的靈異之事,想來這鬼魂也和人一般有著難以割捨的感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