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旅順遊記 [打印本頁]

作者: ixcrtiwws5968    時間: 2013-3-17 09:51     標題: 旅順遊記

終於等到這一天,專業的同學集體去旅順的老鐵山看燈塔,是我們的現場教學,也是一次難得的出遊機會。要知道,這還是我到大連三年多以來第一次去著名軍港旅順口呢。

    早上8點半鐘,40多名同學乘坐著學校的大巴出發了。寬闊的道路上車輛不多,兩旁的景色很美。首先經過的是高新園區,這是我經常獨自漫步並深深為之陶醉的地方。園區的馬路寬闊而寧靜,一幢幢建築各具特色,而企業和工廠不但沒有任何喧鬧與嘈雜,反而超乎人們想像的安靜,好象不是活生生,而是畫出來的。一段路後,兩旁已全是青山。這種山和我家鄉那許許多多的山沒什麼區別,所不同的是所走的路並不是盤山公路,而是異常寬闊乾淨的馬路,感覺是很不一樣的。再走,海展現在了路旁,許多大小不一的漁船忙碌著,一股濃烈的海腥味撲鼻而來,正欲深深吸一口氣,同學卻紛紛關閉了窗戶,並對著另一旁的別墅說道:“養殖場附近怎麼能住人呢?”“為什麼不好好感受一下海的味道呢?”我無助的抗議著。

    老鐵山到了!這裏已經是遼東半島的最南端了,其上的燈塔建成於1893年,迄今已經110年了。是中國五座百年以上的燈塔之一。而燈塔的核心——八面牛角透鏡仍是建造燈塔時法國製作的,至今沒有換過,足見其之堅固。一百多年來,這座燈塔巍然不動,為來往船隻指引著航向。我們紛紛向海裏張望著,尋找著黃海與渤海的分界線,據說因為海溝的緣故,在界線黃海那一側海水發黃。可惜今天是陰天,海面上霧很大,使得本就不太明顯的分界線更加難以尋覓,也沒有見到著名的蛇島與海貓島。下到海邊便是張健2000年橫渡渤海海峽的入水點了。我們對著那塊稱他為“橫渡渤海海峽的世界第一男人”的牌子暗自發笑,莫非他前面還有女人?而那對腳印的雕塑也明顯不真實嘛,那雙腳看起來足有47號。不管那麼多了,我們在海邊一通亂拍,謀殺著大量的菲林。而當偉哥坐在礁石堆中深情呼喚“大-海,我-愛-你”,另一同學正給他按快門時,一只手臂突然出現在礁石堆中,在他兩腿叉開的襠部打出一個“V”字,我們頓時轟然大笑。另外十幾個男生脫去上衣,做出的“肌肉秀”也別有一番風味。提起上衣,這可是我今天的一大敗筆,出門時穿了一件蘭色緊身T恤,還自以為很光鮮,並貼近美麗的大海。結果一出汗,那東西緊緊地貼在身上,真是慘啊。

    臨近中午,我們坐在了山下的酒店裏。為了體驗那種幾十人濟濟一堂的熱鬧感覺,特地沒有要包廂。一會兒便接連接到在另一家酒店裏夥伴打來的電話,他們對那裏十八塊十五條的鮮魚以及堆得小山似的峴子和豬耳無比驚歎,一再請我們過去吃。無奈已經點了菜。不過這絲毫沒有影響我們的興致。我們快樂地吃著扇貝,品嘗著各種風味的牛肉。帶我們來的也是最有人氣的王老師出來結帳了,我們這點事豈能不會辦,一番推讓之後,還是請了老師。大家私下又開起了玩笑:“好了,這下不用復習了,王老師肯定讓全過了。”“對呀”,我說道,“要是不讓過我就去找他把我攤的兩塊錢要回來。”又是一陣大笑。驚聞吃完午飯就要回學校了。才玩了半天嘛,怎麼能夠滿足愛玩的汪汪的胃口,於是火速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夥伴密謀,自己在旅順玩,下午乘公車回去。

    就這樣,告別一車帶著或不解或好笑目光的同學,我們四個人在通往蛇博物館的路口旁下車了。隨後,我們參觀了這座博物館。裏面分遊蛇區,珍貴動物區(也是蛇)和毒蛇區。蛇真多,有一身淺綠色性格溫順可以作寵物的翠青蛇,有額頭上帶著“大王”字樣的王錦蛇,還有赫赫有名的眼睛蛇,可惜我們無法逗它生氣,讓它頭部兩側伸成扁平狀。在巨龜展區,水池裏散落著很多硬幣,導遊小姐介紹說如果硬幣能打到龜殼上便能保佑平安,我們紛紛一試。“呀,打到了龜頭上。”我驚呼了一聲,隨即又放下心來,不會受傷的。同伴則對我擠眉弄眼壞壞地笑著。哼,這些人思想太複雜。最讓我興奮的是抱著蟒蛇拍照,是一條兩米多長的三歲“小蟒”。當它被放到我脖子上時還真有點緊張哩。感覺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涼,身體硬邦邦地扭來扭去。拍完照後,我輕輕地拍著小傢伙向它道了謝。在參觀完大鯢,斑海豹,蛇的骨骼,標本及許多關於蛇的知識介紹後,我們依依不捨地告別了這座既豐富又有趣的博物館。隨後我們在園區內有饒有興趣地參觀了中蘇友誼塔,策劃了“九·一八事變”的關東軍司令部等建築。

    五元錢門票的軍港公園則讓我們大呼不值。就是把馬路與旁邊的海用柵欄隔開的幾十米的一段路居然被稱為公園?而刻有“旅順口”三字的大石頭也沒什麼特別。不過哼著那首無比溫馨的《軍港之夜》,我們遠遠眺望著掛滿彩旗的軍艦。“軍港的夜啊靜悄悄,海浪把戰艦輕輕地搖……”

    出了公園,我們打算參觀完萬忠墓後回家。剛打完車,又要打車,“我們散散步好嗎?”可惜一比三,我的提議被否決了。司機師傅推薦去東雞冠山景區,“去,去東雞冠山吧”我又興奮起來,結果再次遭受冷遇,同伴答曰不願爬山,只想睡覺。哎。

    就這樣,我們懷著肅穆的心情參觀了紀念中日甲午海戰旅順大屠殺百年而重建的萬忠墓後,乘坐中巴車依依不捨地告別了旅順。

    晚上,餘興未盡的我又在禮堂欣賞了一場“動感地帶”組織的“高雅藝術走進校園”——大連愛樂樂團交響音樂會。樂團演奏了《白毛女》(組曲),《梁祝》,《拉德斯基進行曲》等許多名曲,男中音演員演唱的歌劇《費加羅的婚禮》中那首詼諧的《再也不要去做情郎》將音樂會推向了高潮。而我的熱情也達到了高潮,明天我又將安靜地坐在教室裏,但今天的經歷給了我一次無比的放鬆,也會在我的記憶中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




歡迎光臨 流星花園生活情報網 (http://dfarm.idv.tw/)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