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靈異事件|魚蠱 [打印本頁]

作者: artinezww5789    時間: 2012-12-31 16:46     標題: 靈異事件|魚蠱

我媽媽懷著我的時候,曾經發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情那個時候,我媽懷孕個多月了,忽然有一天,覺得肚子很痛。肚子上出現了一塊青紫色的淤痕。都以為是小孩出什麼問題了,就趕緊去醫院看。可是跑遍了醫院,看遍了中醫西醫,都說不出什麼名堂來,甚至還驗傷,發現,肚子上得淤痕,卻不是外傷。可不是外傷,為什麼會有淤痕呢?肚子自己會長出淤痕來麼?又沒有任何毛病,為什麼會肚子劇烈的疼痛,並伴有強烈的胎動?我媽這個時候強烈要求要回娘家,她跟我爸說,醫生解決不了的,我早說,沒有那麼簡單的,你偏不信,偏要我來看醫生!送我回娘家去,一定能找出問題!一定是被落蠱了!(我爸爸年輕的時候,和我抱同樣的觀念,也是不怎麼相信蠱這種東西。可他現在,是很信很信的。據他說,因為幾件事情,不由得他不信,當然,這幾件事情,在後面的故事裏,都會一一交代,此處暫時不表)我爸就陪著我媽,回我外婆那裏去了,我外婆一看,便說,你這是得罪誰了這是?落這樣的蠱?這純粹是要你的命啊!!不單單是要你的命,連你肚子裏的小人兒也一起給害了!!這誰呀這是!我外婆一邊念,一邊吩咐我爸爸去找我奶奶,看來,這事情不簡單了。因為奶奶,很是認識一些大的蠱師,自身的蠱術,也比外婆高的多。(我奶奶甚至會養蠱蟲呢)我爸從我外婆的表情上看出來事情不是那麼簡單,連忙一路小跑,跑去我奶奶家(在寨子裏,交通基本靠走。不過,從一家到一家,也走不了多遠)不一會,我奶奶急匆匆的趕了來,一頭的汗水,估計是小跑著來的。一進門就喊,什麼情況什麼情況?我外婆一下就抓住我奶奶的手,把她拉到我媽的床前,撩起衣服就給我奶奶看,我奶奶啊的一聲,伸手去摸了摸那團青紫的淤痕,問我媽,什麼時候出現的?痛不痛?怎麼個痛法?快點跟我說說!我媽看到這陣勢,估計也嚇著了,說話都有點語無倫次了,它會動,一動就痛,不動就不痛。不是小孩動,是它動。就是前天的事情。我奶奶又問,是肚子裏面痛,還是肚子外面痛?(我估計,要表達的是,是肚子裏面痛,還是肚子上的皮膚痛)我媽說,不動的時候就是外面痛,動的時候就是裏面痛。這是什麼呀,到底是怎麼了?會不會傷到小孩?我奶奶說,如果今天能解決,應該傷不到小孩,如果過了今天,就說不好了。接著就很凶的責怪我媽媽,為什麼不早點回來?去什麼醫院!我們蠱苗落的蠱,醫院看的好?哼!這時候外婆說話了,秀姐,別光顧著說話了,快想想怎麼辦,要不要去找族長請神婆出來?奶奶說,我先看看,到底是什麼蠱,再決定。奶奶說著,就從兜裏拿出一只蟲子,放在我媽的肚子上(想著有點恐怖)那蟲子竟然劇烈的掙扎,拼命往旁邊爬,就是不肯呆在那團淤痕上面。奶奶說,糟了,怕是厲害的來了!去,我們一起找族長去。讓他出面,請神婆來。說著,就和我外婆出去了。走的時候,吩咐我爸爸,叫他看著那只蟲子,別叫它下來。(我們族裏,一般人是請不動神婆的,除非神婆自己碰上什麼事,並且自己願意出手幫你。否則,都要通過族長)奶奶和外婆到了族長的門口,等人進去通報,片刻,族長便走了出來,說,依你們看,是什麼蠱?蟲蠱。但不是一般的蟲蠱。奶奶很肯定的說。族長沉思了一下,那麼,這樣的蠱,是只有本族人才會下的了。會是誰呢?你媳婦得罪誰了?我奶奶說,我不知道啊,她今天才回來,到她媽媽家,她媽媽一看就知道壞事了,把我找來,我一看,好傢伙,我的蟲子接近都不敢接近它,我就知道,只能請神婆了。族長說,請神婆,倒是可以,可沒有弄明白,是為什麼要下這樣的蠱,冒然的去解蠱,到時候反噬起來,神婆估計也抗不祝先不說這個,先去問問神婆,看他怎麼說。走。說走就走,他們一行來到了神婆的家門口,神婆早就在那等著了。族長,您找我?族長點點頭,說,進去說。族長把事情粗粗的一說,神婆卻始終沒有開口。外婆急了,趕緊說,您倒是說句話啊,那是兩條命呢。我女兒,一直在縣城裏,應該不會得罪寨子裏的誰啊,再說了,她的為人您也知道啊,她不會是作惡的人,要拿這樣的蠱來對付她呀!神婆說,不是我不肯幫忙,我是在想,要用什麼方法,不傷大人,也不傷小孩的才好。一個不小心,這個孩子,就保不住了。外婆一聽後面這句,剛放下一點的心,又提起來了。啊,神婆,這,這可怎麼是好?奶奶說,是不是找到了落蠱的那個人,讓他來解,就會平安無事?神婆說,原則上是這樣,可這個人,要怎麼找呢?不說這個了,先去看看小紅(我媽媽的小名)去一行人急匆匆的趕到外婆家,一進門,我爸爸就用很尖銳,很急速的聲音對我奶奶說奶奶(我們那奶奶叫滿。叫自己的媽媽叫奶奶),你的蟲子,它,它自己把自己咬死了。神婆一聽,一把推開我爸爸,幾大步走到了床前,先看了看床上那蟲子的屍體,拿起來,給我奶奶,說,去,把它燒了,灰都要埋了。接著,拿手放到我媽媽肚子上的那塊淤青上面,只見那手,突然之間好像變成了色盤,竟然出現了三種顏色,血紅色,紫色,和手本身的顏色。神婆放了一會,就說,別擔心。能解。去,拿一個白色的大碗,倒井水進去,要現打上來的。然後,拿一把小刀來。接著,他從衣兜裏掏出一個小瓶子(根據我爸的描述,有點像鼻煙壺),一個很小的碟子。把瓶子裏濃稠鮮紅的液體,到了一點到那個碟子裏。接著把瓶子收了起來,掏出一張黃紙,用手指頭蘸著那碟子裏的液體,在黃紙上畫了一道符。然後把它貼到了我媽媽的頭頂,(是頭頂,不是腦門)接著,又拿出一張黃紙,蘸了點那碟子裏的液體,畫了一道別的樣子的符,畫的時候,嘴巴不停的念著什麼。這時候我爸爸捧著那一碗井水來了,神婆叫他端著,站在床前。告訴他,無論發生什麼,看見什麼,都不能動。更不能出聲。我爸點頭。神婆等我爸站好了,他就把後來畫的那道符,點燃,然後叫我爸把水碗放低一點點,他在碗上面,用燃燒著的符,繼續畫著符(當然是畫空氣啦)。也是不停的念念有詞,突然,我媽媽頭頂上的符的一頭,飛起來了。而當時,屋子裏絕對沒有風,就算有,飛起來的角度,也不是那樣。就好像,,,就好像活了一樣的轉。。。緊接著,水碗裏出現一只團魚的影像(不是影子,是輪廓。很明顯的輪廓,一看就知道是什麼),越來越清晰,甚至感覺它在動。這時候,神婆大喝一聲,手中一直拿著的小銀刀,刷的一聲就對著碗飛過去!!那刀,竟然直直地插進了水裏!!!並不是穿透了碗,相反離碗底還有距離,而是直直的插在了水裏!!就好像水裏真有什麼東西,小銀刀插在了那東西的背上!!!神婆跳過去,取下我媽媽頭頂上的符,在碗的的旁邊,燒了,感覺就好像要讓碗裏的東西,看到那符的燃燒一樣。那符一邊燃燒,碗裏的水一邊變成紅色,符越短,紅色越深符燒完後,那碗水,已經成了紅的血色而這時候,,,我爸爸驚奇的發現,肚子上的淤青,正在慢慢的消淡,,很快的,就看不見了神婆等到那淤青完全沒有了之後,叫我爸把那碗水給倒廁所去。並且問我媽媽,還疼不疼?還有東西動麼?我媽媽說,不痛了,突然之間就不痛了!!也沒有那種有東西動的感覺了!!!!神婆這時候,才對族長說了句,沒事了。蠱,是族裏的人下的,我知道是誰了,但這個人,我自己處理。族長也沒說什麼,揮了揮手,說,既然沒事了,我就先走了。族長走了後,我奶奶問神婆,這個人是誰?你徒弟?為什麼下那麼重的手?大人沒事了,孩子呢?會不會有影響?神婆說,下蠱的人,不是我徒弟,但和我有淵源,你的人,是我救回來的,就抵了吧,但我一定會處理這件事情。孩子沒什麼事,但會早產。可能會有些痕跡。是個女孩。說完,神婆就走了。我爸爸一直傻兮兮的站在那,還捧著那碗水呢。直到我奶奶推了他一下,他才回過神來。直說,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回事,這怎麼可能嘛這這我奶奶瞪他一眼,哼了一聲,就不理他了。。事情,到這裏就結束了。需要補充的是,我的確,在七個月零幾天的時候,就出生了,生下來,只有三斤,而且,身體的某部,有個暗紅色的,不大,也不小的胎記。奶奶說,可能是那蟲子,留下的。聽起來很嚇人。但是我一直很健康的活到了現在!  




歡迎光臨 流星花園生活情報網 (http://dfarm.idv.tw/)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