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在操場的那一夜

“記住!半夜永遠不要在操場上閒逛!”這是我來高中第一天,看門的王大爺送給我的第一句話。

那是一個星期三的傍晚,我們的考試成績下來了,班主任老師像一個判官一樣,手裏拿著我們的生死簿--期末成績單。我們一個一個屏住呼吸,儘量使自己的心跳的慢一點兒,可到班主任發成績單的時候,我的心跳又一次加速了,直到叫到我的名字和成績時,我心裏一緊,終於要來了。

“陳唐,三個C兩個D,不及格!”聽著判官宣判時嚴厲的聲音,我頓時像霜打的茄子,蔫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怎麼向家中望子成龍的父母交代,旁邊的好友說了幾句安慰的話,我也只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心不在焉的點點頭。

下晚自修的時候,我一個人看著窗外漆黑一片的操場和幾盞老舊的路燈,心想還是去操場散散心吧。我一個人無聊的躺在操場的草坪上,偶爾有幾對校園情侶從我跟前匆匆走過,我也對他們視而不見,不知不覺中我漸漸進入到了夢鄉...

我發現我站在學校操場上的一個土堆上面,可以很好的俯瞰整個校園,高一點兒的是教學樓,低一點兒的是宿舍,旁邊是食堂,而在我眼前的是操場。偌大的操場上只有一個人在不停的跑步,白色的短衫,黑色的運動褲,黑白相間的運動鞋,好像在哪里見過。於是我慢慢走了過去,但是那個人始終和我保持一定的距離,我大聲喊他,他卻聽不見,我跟著他的後面跑,可是怎麼也追不上他的步伐。

後來,我不跑了,我坐在操場的跑道中間等他,操場是橢圓的,他圍著操場跑,始終是會和我碰面的,可是事情始終不按我的思路走,只見他也慢慢停了下來,跑到操場旁邊的鐵門跟前使勁的搖晃那扇門,我覺得好奇於是便跑過去看看。

那扇門是學校的後門,時間長了,門也是鏽跡斑斑,根本不堪被那個人使勁的搖晃,終於門開了,他跑了出去,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也跟了出去,穿過一片小樹林,我在一棵大榕樹下看見了他,他跪在一個墳墓的旁邊,低著頭髮出奇怪的聲音。我感覺頭皮發麻的很,我有想回學校的衝動,就在我準備邁步回去的時候,我發現我的手腳根本不聽我的指揮,好像我不是我。

只見跪在地上的那個人緩緩的回過頭來,我看見了他的臉,我猛然發現,那張臉竟然是:“我”!!!哦,天啊,這怎麼可能?我是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快醒來,快醒來啊。可是不管我內心怎麼呼喚,我仍舊不能動,只見他站了起來,側開身子讓出了身後的墓碑,我驚恐的發現哪上面寫的竟然是“陳唐同學之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對面的那個“我”說話了:“到..家..了..!回..來..吧!”

頓時我死心底裏的喊著救命,可是周圍沒有一個人出現,對面的那個“我”說著回家的話,向我猛撲過來,這時他的面龐呈現出蒼白色,七孔留出暗紅色的血,於是我玩命的大喊救命。
就在這時,我聽到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作孽啊!滾回去,畜生,有本事沖我來,滾啊....”我只是依稀辨別到那是王大爺的聲音,眼前一黑,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到了第二天醒來時,我發現我睡著宿舍裏,旁邊圍著一群人來看我,我當時拉住一個同學問王大爺的情況,只聽到同學支支吾吾說了一句,昨晚王大爺在巡查操場時,突發心肌梗塞,死了。我當即又昏了過去。

在參加王大爺追悼會的時候,我默默的祝福他在天堂過的幸福,就在這時,我聽到有人在我耳邊說道:“記住!半夜永遠不要在操場上閒逛!”我忍著心中的淚使勁地點了點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