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殉情陰陽路

夏,驕陽似火。
  
  整個城市像一座巨大的烤爐,烤得人喘不過氣來,直到夜幕降臨,我才走出家門跑到天臺去乘涼。天臺上偶有小風徐來,掃除白天垃圾般的燥熱和煩悶,令我心曠神怡。
  
  天空中那彎新月散發出幽靜的冷峻的光芒,星星們眨著怪怪的眼睛,我心裏的燥熱驟然消失,仿佛跌入了一種神秘的境界。
  
  忽然“啪”地輕輕的脆響驚動了我,我循聲望去,只見天臺的邊緣坐著一個人。我的頭嗡的一聲,莫非他要跳樓,這十四層高的大廈,跳下去必死無疑。我捧著緊張的心,悄悄向他走近,又是“啪”的一聲,他像是在扔什麼東西。
  
  我掏出手機,猶豫著要不要報警,要是這人只是一個大膽的乘涼者,報了警,豈不冒失?可要真是厭世者,又怎麼去阻止他?心裏心七上八下,在離他幾步之遙的地方,站住,故意輕咳了一聲,怕突然出現,害他失足。
  
  借著月光,我仔細打量這人的側面,陡地看清,他正在掰著手指,“啪”的一聲,手指因聲而斷,緊接著被他向空中一揚,悄默無聲的消失在夜幕中……
  
  一瞬間,我呆了!我絕對不是一個膽小的人,可這一幕讓我心驚膽顫,一聲驚叫脫口而出。
  
  “走開!”他冷冷地叱道。我沒走反撲過去想抓住他的手。他忽然冷笑了幾聲,躲過了我,又在機械式的掰另一只手指。我手足無措,伸出雙手去抓他的胳膊,可我的手穿過了他的身體。
  
  霎時之間,我腦中不知閃過了多少念頭,最後,我認定我見鬼了。連退數步,顫聲喝道:“你……是人、是鬼?”
  
  那人慢慢的轉動著脖子,發出啪啪的聲響……這聲響在黑暗中特別清脆,我緊張的一動不敢動,汗幾乎模糊了雙眼,雙手緊緊地握住掛在身上的護身佛,眼睛死死的瞪著他。
  
  那人的脖子以一種及其緩慢地速度慢慢的轉著,眼看著他的頭180度轉到了背後,突然停住,冷冷的看著我。我想跑可是腿軟軟的一點勁都用不上,聲音像是卡在喉嚨裏。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冷冷的說:“噓!別叫!你會把我女朋友嚇跑的。”說完他快速轉過頭去,速度之快,直覺眼前一花。
  
  當時,我極其恐懼,想趁他不注意偷偷溜走。剛走出一步,只聽他冷笑道:“你不能走,既然你能看見我,就說明你能幫我。”
  
  我硬著頭皮問:“我能幫助你什麼,你不會是想要害我吧?”
  
  冷不丁的一股冷風拂面而過,他已站在了我的身後,我被嚇的渾身一僵急速轉過身體,身體卻承受不了這樣的速度而跌倒,右腕傳來一陣劇痛,忍著疼痛我站了起來。
  
  正好和他憂傷的眼眸相對。他是個面孔英俊的小夥子。黑黑的寬眉,狠狠地擠在一起,在額頭成了一個長長的一字;眉毛像刷子一樣挺立。眼眸裏閃動著迷惘尋求的神情,嘴角卻上掛著忠厚和沉靜。面龐白皙,寫滿了堅定、坦誠和執著。他冷冷地說道:“我和女友一起殉情,說好了陰陽路上相伴,可是我怎麼也找不到她,你……能幫我嗎?”
  
  “幫你?怎麼幫呀?”我壯著膽子咽了一口口水繼續說:“最起碼,應該讓我知道前因後果吧?……”話未講完,只見他身形一閃,雙手忽地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像觸電一般,渾身亂顫,腦海中出現了一些斷斷續續的畫面,這些畫面隨著我情緒的穩定逐漸而變清晰。
  
  我看見畫面中一男一女兩個小孩,男孩叫陸風,女孩叫梅梅,他們青梅竹馬、一起玩樂,一起上學,大一點後他們稀裏糊塗地戀愛,可是他們的父母不同意他們戀愛,甚至怒不可遏,倆人愛情的火苗在父母的極力阻撓下越燒越旺。
  
  我越看越覺得悲傷,簡直就是梁山伯祝英臺的愛情翻版,最後我看見他們相約一起殉情,各自吞了一整瓶安眠藥後,畫面突然就不見了。
  
  他沮喪地說:“我們一起吃了藥,可是死了以後我不知道為什麼找不到她了,你能幫我嗎?”
  
  我唯唯諾諾的嘟囔著:“我既不是巫師又不是神棍,更不能與鬼溝通,怎麼幫你找?”
  
  他乞求的說:“可你是唯一一個能看見我,聽我說話的人……”
  
  瞧著他可憐的眼神,我不免動了惻隱之心,想了想說:“好吧!我幫你去打聽打聽,找得到找不到,我可不敢保證。”
  
  他看著我,眼神充滿著希望。
  
  我松了一口氣,下了樓。走進家門後,一轉身發現他正跟在我的身後,冷冷的看著我,我嚇的心臟都快蹦出來了。
  
  我一邊安撫著自己的心臟,一邊打量著他,只見他此時極度痛苦和憂傷。
  
  和他面對面的站在,我感覺壓力好大,不敢言語不敢動。他看著我緊張的樣子微微一笑道:“你別擔心,我不會害你的,只是無處可去才跟著你。”我苦笑,“我可以去睡覺了嗎?”他攤攤手說:“請自便。”
  
  “那麼,”我緊張的說,“我睡覺,你不會也跟來吧?”
  
  他搖搖頭,“我不睡的,只借用你的客廳,放心,不會打擾你的。”
  
  我緊張的喉嚨直響,逃一樣進了臥室。
  
  第二日早起,我打電話去公司請了假,然後照著他給我的地址去找他的情人,為了能把他帶出門,我特意跑到超級市場去買一把紅雨傘,讓他躲在裏面。
  
  他女朋友的住處離我家並不遠,步行幾分鐘就到了。我吸了一口氣,心情十分緊張地敲了敲門。
  
  “吱呀”一聲,門被一個女孩推開,她一身紅妝臉上帶著笑容,看見我之後臉上的笑容一僵,“你是誰?”
  
  我猜這個女孩就是和他一起殉情的人,我望了一眼紅雨傘,不知道他會不會看見他心愛的女孩還活著。
  
  為了證實我的猜測,我故作驚訝的說:“天呀!……你還活著?”
  
  女孩驚訝,面色一沉,問:“你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還記得陸風嗎?”說完我仔細的揣摩她的表情。
  
  女孩很吃驚,立刻要關上門。陸風突然出現了,用身子堵住了門。女孩使勁的拽著門把手,卻怎麼也合不上,這一刻我知道我的猜測是對的,眼前的女孩就是他的女朋友。
  
  就在這時,一個男子在後面摟住了女孩的肩膀問:“老婆你在和誰說話?”
  
  女孩急忙說:“不認識,問路的。”說完“碰”的一聲關上了門。
  
  我走到陰暗處,對著紅雨傘說:“出來吧!”
  
  陸風像一張薄薄的紙逐漸恢復了人的輪廓,他站在我的面前,一臉的絕望!
  
  如今事情已經明瞭,女孩沒死,而且嫁人了,怪不得他在陰陽路上找不到她,就在這時我的腦海裏有個極奇怪的念頭,他該不會因愛生恨去報復女孩吧!就像鬼片裏演的不顧一切帶走女孩。
  
  “喂!你等等……”是女孩追了過來,冷冷地對我說:“小姐!我不管你是誰。請不要再打擾我的生活,我現在生活的很好,已經忘了那個人了。”
  
  “你……怎麼可以忘記陸風,他為了你而死呀?”我異常憤怒。
  
  她冷冷的說道:“我也吃了藥,可是在最後一刻我後悔了,太難受了,我用手摳喉嚨把藥吐出來一些,這才撿了一條命,我這一輩子再也也不想在提這件事了,況且他已經死了,我就算天天記得他以淚洗面又有什麼用?”
  
  我一時間竟然語塞了,沒想到女子竟然能冷靜的說出這些話來。我沒言語轉頭向陸風望去,他傻傻的站著一動不動,面如紙灰,眼睛裏的悲傷讓人心痛。
  
  女孩繼續說道:“你快走吧!別讓我的家人看見你。”
  
  我瞧見陸風的身體動了一下,眼神在瞬間裏充滿著仇恨,我的神色大變,沖著他喊:“算了,愛她,就別難為她了。”
  
  他聽了我的話身子震了一震,面上突然現出了憤然之色叫嚷著吼道:“可是我怎麼辦?就這樣孤苦零丁的一個人上路嗎?”
  
  他極度憤怒的手化成抓,向女孩的心臟掏去。?時之間,我呆了一呆,猛然沖到了女孩身前,當我看見女孩驚慌失措的神情時,同時感覺背後一陣熱辣辣地奇痛,下意識地伸手一摸,竟是一手的鮮血!
  
  陸風的尖銳的手幾乎穿過了我的胸膛。
  
  女孩呆了半刻,猛地一扭身,撒腿就跑,而我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等我在醫院醒來的第一眼看見的是陸風,他神色憂鬱地看著我,問:“為什麼要擋住我殺她?”
  
  “不知道!”我沖口而出,我當時撲過去確實什麼也沒想,現在想想自己真夠傻的。
  
  “放棄吧!”我急急地說道:“何必非要她和你相伴?她在臨死的時候就已經選擇了背叛。”
  
  “哎!”許久他發出一聲輕歎。“謝謝你!我……我想,快點回陰陽路喝了孟婆湯就不會在痛苦了。”
  
  我望著他滿臉的悲傷,竟怦然心動,對他竟然有許不舍,如此癡情的男人,怎麼會有人不懂得珍惜?
  
  突然,他的身後變得白茫茫的,似煙似霧,他慢慢的走在裏面,隱約上了一座橋,站在橋上,他沖著我緩緩擺著手……
  
  啊,陰陽路很短,但能檢驗愛情的真偽;奈何橋不長,卻是情侶們牽手的情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