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心痛

每一個人都說曾經有過心痛的感覺,但是真正的心痛有誰嘗試過!
  鄧瑞強與林冰在醫學院認識、相愛,畢業後就結婚,並擁有一個愛情的結晶品:鄧愛琳。由於兩人在各自領域工作出色,很快強就升為腦科主任醫師,冰就成為第一外科主刀手。在同事看來,兩人是模範夫妻,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在強的父母眼中,冰更是一位賢妻良母。
  但好景不長,在琳琳6歲的時候,冰發現丈夫與助手儀關係曖昧,已有幾個月時間。她本以為丈夫是逢場作興,多次暗示他要浪子回頭。但強反而越演越烈,還多次帶儀回家中吃飯以示挑釁。琳琳對儀姐姐也抱有好感,冰在雙重打擊下,每天都在心痛中度過。半年後,她再也沉不住氣,發誓一定要讓他嘗試下心痛的滋味。
  她在市郊租了一棟空房,一次性付清全年租金,要求東主一年內不要打擾。接著,她把空房裝修一下,還利用關係買了很多醫學器材。她一方面繼續做別人眼中的賢妻良母,一方面指揮工程進度。大半年後,一個可以暇美大醫院的手術室就完成了,有後備電源供應。在工程完工之際,她喝著手中的紅酒,面上浮現難得的笑容。
  復仇機會終於都來臨了,在琳琳7歲生日的那天,冰一早就準備了豐盛的晚宴,當然少不了春藥。她還熱情邀請了儀一同慶祝,不知有詐的儀欣然前往。席間,在琳琳享受美食的同時,其餘3人在不自然的笑容下,各自有著不同的打算。冰望了一下手錶,預料春藥的藥力應該開始發作了。由於體力問題,琳琳首先倒下,儀在一面詫異中也倒下了。強在失去知覺前,發覺冰一直冷笑地望著他。冰將琳琳放在床上,含淚吻了一下愛女。
  她把2人拖上車後,汽車一直向郊外狂奔。兩小時後,強第一個醒來,發覺自己全身赤裸躺在手術臺上,雙手雙腳被綁著,動彈不得。他左顧右盼,發現儀情況同自己一樣,不過雙眼被蒙著。強想大聲喊救命,但是口被不幹膠封住,只發出嗚嗚的悲鳴。
  冰輕輕的走來,一邊用溫柔的雙手撫摸強的面頰,一邊在他耳邊說:“強,你令我太失望了,你怎能如此對我!今晚,我也讓你嘗試一下我心痛的滋味!”強雙眼恐懼地望著冰把**注入體內,腦海中不停想像自己的後果。
  藥力發作了,強在迷糊中昏睡,冰也開始工作了。她按照手術的流程將強處理好後,在強的胸前熟練地用手術刀開了個“Y”字。很快,冰將他的胸肌和肋骨分開,露出白森森的胸骨。她拿起電鋸,將心臟上面的部分肋骨小心翼翼除去。一個被血管包圍有規則顫動的心臟,就出現在冰的眼前。她幽幽地望著心臟,用手輕輕撫摸心臟表面,情不自禁地用口吻了一下後,低聲說:“以後你還會變心嗎?”心臟仿佛聽不明她的意思,繼續有規律的跳著。
  她歎了一口氣,拿來一個釘子板,固定在肋骨間。只見釘子板上佈滿繡花針,與心臟的距離很近,只要心跳一加速跳動,釘子就會紮進心臟,痛苦滋味可想而知。在2個多小時的手術後,強已經慢慢醒過來了,發覺自己心臟不時有心痛的感覺。冰在他耳邊說:“接著有好戲開演,你要保持心態穩定啊,不要跳太快,會痛的!”接著,她把強的雙眼撐大,用膠紙固定好,這樣一來強的雙眼就合不上了。他一邊努力控制著自己心跳,一邊惶恐地望著冰走向儀的方向。
  只見她走去儀的臺前,發現儀被剛才的手術嚇得魂不附體,全身在顫抖。冰木無表情地用手術刀在儀的身上劃了幾刀,馬上在雪白的身軀出現一條條血痕。儀立即昏死過去,強望見後心跳加速,釘子無情地紮在心髒表面上,更令他求生不得。冰回頭對他說:“都說要心態平靜嘛,幹嘛如此激動呢?你背著我幹那事,你能體會我的心情嗎?你這麼緊張?你心痛她嗎?”說著,隨手拿起一瓶淡黃色的液體,用玻璃棒輕輕地攪拌者。那濃烈的氣味凡學醫的都知道,那是硫酸!強眼睜睜地看著眼前的一幕,根本不能想像自己的妻子居然做出如此行為。
  硫酸在儀的身上慢慢流過,所到之處,雪白的肉馬上被嚴重腐蝕變黑,還冒起一陣陣淺黃色的酸霧。強酸帶來的劇痛,令到儀痛醒又再暈過去。儀額頭上滴著黃豆大的汗水,身體從激烈掙扎慢慢放緩下來。就這樣,一個美麗的肉體變成血肉模糊的肉團,混有硫酸的血水不停從傷口處滲出,像小溪般慢慢流向手術臺的水槽。儀最終在劇痛死去,死前她有否後悔自己做了第三者?
  他越是想平靜,心卻越跳越快。他的心臟已經加速到120次/分,繡花針不停在心髒穿梭。心臟上已經佈滿針孔,鮮紅色的血不斷從針孔冒出。他已經痛得雙眼突出,身腳僵直,口也只有出氣的力氣了。冰望著奄奄一息的強,在他冒汗的額頭上吻了一下,雙眼滿帶溫柔地說:“你能感受到我的心痛嗎?”
  冰不願看見強死的樣子,便帶著手術刀,失魂落魄地走到另一間房。她扭開著花灑,沖走身上的血污,然後再注滿一池熱水。她在水池裏坐著,經過多番思想鬥爭,最終用手術刀在左手手腕劃了一刀,鮮血慢慢染紅了水,生前一幕幕愉快的景象像幻燈片在腦海中回放.......
  你試過心痛嗎?或者你令其他人心痛過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