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北京單親母親調查:再婚難

北京單親母親調查:再婚難
離婚率高企,單親媽媽也越來越多。據統計,2001年北京市離婚人數僅為5000對,2005年增至2.4萬對,2009年則達3萬對,在海峽兩岸及港澳地區各大城市中,北京離婚率以39%居冠。中國婦聯的一項調查顯示,中國離婚家庭中,有67%的家庭有孩子。而離婚時,6個男人中只有1個選擇要孩子,這個比例是17%,所以單親媽媽的數量遠遠高於單親爸爸。記者採訪發現,單親媽媽從以往的弱勢個體已經演變成今天的數目龐大的社會群體,她們的生活困境、心理危機和情感障礙已經成為一種社會問題。

受訪者一 林穎(化名) 42歲 兒子9歲

精神

多虧有了網路才沒崩潰

和林穎見面的地方是在西城區一條胡同的破舊居民樓裏,那是她為了兒子上學租的房子,只有50多平方米,屋裏光線昏暗。談起兩年前離婚的事情,如今她已經能夠比較平靜地面對,“大約有半年多的時間,對這個事兒不能提,不能想,心裏全是仇恨和委屈,我遮罩了和前夫有關的一切人的電話,當時體重一下子減了20多斤。”

林穎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夫唱婦隨多年,兩人一直是朋友眼中的“模範夫妻”,可是突然出現的“小三”卻令這個看似穩固的家庭在短短幾個月中解體了。

“一下子成了單親媽媽,最開始感受到的不是生活的困難和一個人照顧孩子的勞累,而是心裏難受,一個和自己生活了20年的人說變就變了,這麼絕情,怎麼也想不明白是為什麼,對自己整個人生都產生了懷疑,幾乎精神崩潰。”由於生性好強,林穎不願意和身邊的親人朋友傾訴,有人建議她去進行心理諮詢,她問了一下,稍微正規的心理診所都要一小時200元,動輒10次一療程,她的經濟條件負擔不起,撥打一些公益機構或者網站的單親媽媽心理諮詢熱線,最多就是有個人陪她無關痛癢地閒聊幾句,心理的煎熬使她差點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幸虧後來上網,認識了很多同病相憐的人,大家互相交流、抱怨甚至罵街發洩,才支撐過了那段最難過的日子。”

心理危機是很多單親媽媽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失去婚姻家庭的打擊對很多女人來說是致命的,由此誕生的單親媽媽論壇,算是一種自發互助性的心理慰藉。“其實說白了,就是看到比自己還慘的,心裏會寬敞一點,雖然大家並不真正認識,甚至在不同的城市,但是那種同病相憐的關心還是很真誠的,起碼,夜裏睡不著的時候可以找人聊天說話。”

經濟

經常被忘記的撫養費

心理的創傷稍微平復,生活中的難題又接踵而至。林穎告訴記者,她離婚的時候分到的財產是一套他們一家原來居住的房子,不多的存款和一些股票債券,前夫每月付給孩子2000元的撫養費。

“當時我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基本放棄了自己的事業,離婚前他已經是一個國企的中層,年薪30多萬,我們算是一個小康之家,離婚後,生活一下子就困難多了,我的工資還不到3000元。”為了孩子上學,林穎花每月4000元的高價在學校附近租了個學區房,而她自己四環外的房子只能租不到2500 元,“這兩年我沒給自己添置一件新衣服,孩子正在長身體,嘴絕對不能虧了,其餘最大的支出就是各種培訓班的費用,貴得簡直像搶錢一樣……”令她生活雪上加霜的是前夫經常拖欠孩子的撫養費,甚至有時候會“忘”了給。

“當初離婚協議規定,孩子爸爸每月可以帶孩子出去玩一天,他送孩子回來的時候,會把這個月的錢放在孩子身上帶回家,可是最近兩個月,他都沒給錢。”然而出乎記者意料的是,林穎並不打算向前夫催要撫養費,“我也知道這樣白白便宜了他,QQ群裏好多朋友給我支招,說去法院告他,申請強制執行,或者到他們單位臭他,要求單位領導出面解決,我不想這麼做,因為我實在太厭惡他了,一句話都不想和他多說。我這個人太過自尊要強,不會低聲下氣向他要錢。”林穎的辦法是如果前夫再不給錢,就不允許他探視孩子,兩人從此恩斷義絕,形同陌路。“我相信靠我自己的力量也能養大孩子。”

其實,林穎這樣做,除了好強,也有無奈。記者瞭解到,法院強制執行的拖欠撫養費案件為數不少,但是執行週期長,有時候還找不到被執行人,所以最後能否拿到錢很難說,由這個問題導致的單親家庭貧困已經越來越突出。

孩子

變得沉默和叛逆

生活的拮据並沒有壓垮林穎,最令她難以忍受的是有些人看她和孩子時那種複雜、憐憫的目光,如同戴著一副有色眼鏡,她覺得自己被劃入了另類的一群,標籤是“失敗”。

“離婚對孩子的影響挺大的,他變得沉默寡言,特別不聽話,愛頂嘴,在學校總被老師批評。”因為孩子出現的問題,林穎特意到學校找班主任老師深談了一次,把自己的家庭變故和孩子受到的影響都告訴了她,希望她能夠對兒子更加耐心,多給兒子一些溫暖和關愛。

“我出於真誠把自己的隱私告訴了老師,沒想到她竟然和其他家長去說,最後傳到了班裏別的孩子耳朵裏,有一天兒子回家跟我說,你趕緊把我爸爸叫回來吧,我們班同學說我沒爸爸,不和我玩了。”林穎無法回答孩子的問題,只能暗暗流淚。那以後,兒子更加沉默和叛逆。

記者瞭解到,在一些學校,單親家庭孩子是被單獨“劃圈”的,通常在入學的時候,學校會用一些方法對孩子的家庭情況摸底,老師們要做到心中有數,單親孩子不能集中放在一個班裏,因為他們身上的標籤是“孤僻、鬧、不好管”,這種“特別的關注”對孩子來說,可能是優待,但更可能是一種傷害,他們會敏感地知道自己和別的孩子待遇不同。

受訪者二 李潔(化名) 39歲 兒子7歲

工作

從全職媽媽到網店老闆

李潔已經做了4年單親媽媽,當初離婚的原因是婆媳矛盾,夫妻倆為這個越吵越凶,最後一氣之下就離了婚。“離婚之後其實挺後悔的,很多現實的問題都沒有考慮清楚,我從生了孩子之後就辭了工作,離婚的時候已經做了3年全職媽媽,一離婚生活就成了大問題。”

雖然房子分給了李潔,但是母子倆所有的收入就是前夫給孩子的每月3000元撫養費,“孩子每月上幼稚園的費用是2500元,剩下的連我們娘倆吃飯都不夠,不到半年,原來那點積蓄就座吃山空了,我必須要出去找工作。不找不知道,一找才發現,像自己這樣的單親媽媽,實在是沒有一點優勢。”

李潔找工作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填簡歷,由於婚姻狀況寫的是“離異”,每次都會引來面試者的一大串問題,例如有沒有孩子,能不能加班,能不能出差等,聽了這堆問題,李潔自己先在心裏打了退堂鼓,因為她確實需要一半的時間和精力用來照顧年幼的兒子。“大學剛畢業的小姑娘還找不到工作呢,我們這樣的更沒希望了,很多單位看到我這個歲數和狀況,連面試機會都不給。”

婦聯的一份調查報告稱:“就業難,單親媽媽就業可謂難上加難。據瞭解,除了其他女性就業所面臨的共性困難外,她們必須獨立承擔照顧孩子的職責,因此在時間、精力、投入等方面都不如其他競爭者。此外,單親媽媽普遍存在年齡偏大、文化水準低、就業技能單一等問題,她們一旦失業後再就業相當困難。”

四處碰壁的李潔最後在朋友的建議下開了個淘寶網店,賣品牌內衣,“現在一個月好的時候能掙3000多元,不景氣也就1000多元,勉強糊口。最主要的是可以在家工作,方便照顧孩子。”

社交

沒有勇氣帶孩子去公園

“離婚之後,我變成了徹徹底底的宅女,除了每天接送孩子,給網店拿貨,我幾乎從不出門,原來我挺愛臭美的,現在特別不修邊幅……”李潔向記者訴說做了單親媽媽之後的顯著變化,“剛離婚的時候不覺得什麼,還有種輕鬆解脫的感覺,可後來,那種挫敗感就越來越嚴重,我逐漸和一些老朋友斷了來往,因為看到人家兩口子親親熱熱,甚至爭爭吵吵我都會覺得心裏難受;後來不敢帶孩子去公園,因為見不得人家一家三口的幸福樣子;最近有一次大學同學聚會,大家十多年沒見了機會特別難得,可最後我猶豫了半天還是沒去,現在這種狀況讓我覺得在老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

除了自卑和挫敗感,最令單親媽媽難熬的是那種徹底孤獨無助,“去年冬天兒子有一回半夜發燒快40度,我快急瘋了,給他爸爸打電話,可他爸爸說在外地出差就掛了電話,我只好一個人打車去兒童醫院,排了四個小時的隊,才給孩子打上點滴,我一邊排隊一邊哭……”為了防備自己突發急病,李潔還鄭重地向7 歲的兒子交代,如果她在家昏迷或是受傷,要立刻給姥姥家打電話或者直接打120。

“不快樂”是大部分單親媽媽的感受,婦聯的報告顯示,在接受調查的單親媽媽中,有43%表示感到孤獨、寂寞;23.6%表示常把自己封閉起來,不願與別人交往;15.3%的人說自己經常哭泣;22.9%的人說經常失眠。

再婚

一種遙不可及的幸福

最令單親媽媽們糾結的無疑是再婚問題,而結果往往是無望。“我35歲離婚,原來覺得自己應該不難找,沒想到4年後還單身,相親不下十多次,也上網站征過婚,折騰了幾年才看清楚,現在的婚姻市場太現實了,像我們這種單親媽媽,尤其是帶著兒子的,簡直就是最廉價的商品,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折扣……”李潔憤憤不平地說。

她給記者分析了一下她所瞭解到的再婚行情:離異男在婚姻市場中是非常搶手的,他們選擇的餘地很大,包括大齡剩女,或者條件不錯的離異女,當然要沒孩子的;一般離異男對單親媽媽最大的接受程度是帶個女孩,因為女孩以後嫁人,不會給家庭帶來太大負擔,男孩就不行了,將來還要給他買房娶媳婦,帶這麼個 “拖油瓶”太不划算。

“我們的選擇餘地真的非常小,要不就找個歲數大的,有人曾經給我介紹過50多歲的,想想下半輩子一直要伺候一個老頭,我實在不甘心,我看上的歲數相當條件也不錯的,人家又肯定看不上我,大把的未婚剩女等著人家可勁兒挑呢,我不想湊合,實在離婚離怕了,不想再離第二次,所以只能一個人扛著……”當再婚變成了一種遙不可及的幸福,李潔只能對別人說:“其實一個人也挺好的,幹嗎非得找個人給自己添堵?”  李潔說,單親媽媽這個身份標籤她背負得很累,單身並不是她的錯誤,雖然已經尋找了4年,屢敗屢戰,但她對愛情仍有渴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