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石城驚魂-4


  祝小天有點著急了。
  現在已經是下午5點鐘,雖然太陽依然燦爛地掛在天上,但是看起來它正在加速落下。
  小天是個沒有方向感的人,她對地圖更不敏感,除非她去過的地方,否則從地圖上,她是無論如何分辨不出來它的確切方位的。這次的錯誤,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犯下的。
  這位和善的大叔告訴了她一個很無奈的事實:從皮口港出發的船,沒有直達石城的,必須去大長山島或者小長山島轉船。而且,下午5點之後,也不會有船去大長山島,因為此時一般是在漲潮。
  祝小天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這次出行,是多麼草率。
  她不喜歡旅遊,沒有任何的經驗,她以為船和飛機之類的交通物,就和北京地鐵差不多,基本是準時到達準時出發,而且會定時定點。現在她才知道一個常識,小海港內的短線船期是不固定的,沒有船老大願意多花油錢頂著潮出行,反正坐這種船在大多是本地人,一聲招呼,所有人都會從家裏趕過來。
  天色果然很快地暗了下來。
  祝小天從大叔那裏知道,這裏距離莊河大約50公里,坐車去的話,估計得一小時,而且聾拉腰港—很奇怪的名字—也不會有在晚上去石城列島的船,那是常識。
  她現在似乎只剩一條路了,就是在皮口住下,等待明天。
  明天,就是3月14日。
  祝小天漫無目標的走著,她難得有這樣的時間和情趣,漫遊在一個陌生的小城裏。既然已經這樣了,看來只好等到明天。她現在主要是擔心何未他們——他們是否仍然在莊河等著她?
  她似乎應該主動和人家聯絡一下,可是,何未在信中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
  祝小天認命了,有些事,也不能全怪自己。
  她走向港邊的一個酒店,這個酒店挺大的,看起來是當地最大最好的,叫海灣酒店。正在她準備過馬路的時候,手機響了。
  這是個陌生的號碼,小天看了一眼,順手接了起來。
  從電話那頭傳來一陣笑聲,即使隔開三年,祝小天仍然一下子就分辨出來,這是何未的笑聲!
  她的心忽然就激動起來,坐火車的疲勞,等待的焦急,以及沒有目標的彷徨,在這一瞬間,都得到了徹底解脫。
  何未的聲音一點沒變,只是,笑聲裏少了一些做同學時的粗野,多了一些禮貌的含義而已,不過,祝小天寧可聽到他那種粗野的笑聲,此時此地,也許這樣的笑聲更能安慰她的心靈。
  何未停止了輕輕的、禮貌的笑聲,你好,小天。
  你好,何未,你在哪?小天迫切地問。
  何未的回答不出所料,我們在莊河等你,不過沒等你到,我們已經到達了石城島。你現在在哪?
  祝小天剛想回答,電話裏傳來一陣巨大的雜訊,聲音蓋過了何未的話聲,連續的雜訊之後,電話斷了。
  小天驚訝地看著手機,她不明白手機為什麼在這種時候會出這種問題?怎麼今天的事情都是如此的不順利?她趕緊回拔電話,不過怎麼拔都是枉然,沒有電話信號。
  她再一次陷入了焦急之中,此時她已經走了馬路,站在了海灣酒店的門口,有一個人從門裏走出來,和她擦身而過,小天焦急地拿著手機不停的回拔,沒有注意到這個人,結果她的手機被碰了一下,她的手機對於女孩子來說是個大塊頭,很時髦的諾基亞N72,有時她會握不住的,它掉了下去,直接砸在地上。電池摔了出來,看樣子很慘。
  她幾乎要氣極敗壞了,雖然她可能怪不到人家,不過她已經顧不得了,她看都沒看,沖那人喊到,你沒長眼睛啊!
  那人愕然地看著她,她感覺到他吃驚的目光,抬起頭和他對視。
  那一瞬間,她有點要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從心頭一下子升起來,使她對這次草率的旅行產生了一種深深的懷疑。
  這世界真小。
  她看到了一個男人,一張很熟悉的臉。
 
  高峰看著李所長,李所長面含笑容,她是這麼說的?
  高峰也樂了,沒錯,所長,青山地產財大氣粗,人家不在乎。
  李所長看上去很欣慰的樣子,躊躇滿志地走向窗邊,看著外面這個小小的派出所院落。這裏是他的權力範圍,一切顯得乾淨而清潔,他是個不錯的領導,下屬對他都很認可,豐臺區公安局對周店派出所的工作也是非常肯定的。
  李所長伸了個懶腰,回頭沖高峰問道,小高,你來所裏幾年啦?
  高峰知道所長這是明知故問,一般他心情好的時候願意這麼幹,於是很配合的答道,兩年了,所長,您這兩年裏對我沒少照顧,這個沒人比我更清楚啦。
  李所長大笑,清楚就好,清楚就好!
  他又審視了一下高峰,高峰把胸部挺了挺,他是個很帥的小夥,充滿陽剛之氣,李所長滿意地點了點頭,好,這次事,你一定要給咱們所辦好,有決心嗎!
  高峰象個軍人一樣,立正,敬禮,乾脆地回答道,有!
  李所長很高興,問道,那麼,有什麼線索了嗎?你今天查到了點什麼?
  高峰樂了,有,而且我想我知道這個祝青山現在在哪~。
  李所長驚訝地看著高峰,高峰感覺得到,所長的目光中滿是不相信的意味。高峰和所長的目光相對,他故意把目光裏增加了一些自信,他在大學裏專門學過這門技術的。
  好半天,李所長長舒服一口氣,好,好樣的小高!
  兩人相視一笑,李所長似乎象已經完成了任務一樣,搓著手,自言自語一般的說著,哎呀所裏的車這一年來用油量是越來越多了,還有,老郝的病看樣子是沒治了,他家屬那邊咱們怎麼也得表示一下,對了,他媽的,昨天區裏的那個趙老鬼——這個傻*,又他媽地給我打電話,求著他家裏那點破事,你知道的,咱們必須得給他解決,找誰都得幹啊~。
  高峰走了。
  快出門時,李所忽然叫住他,哎小高,你——你不要著急,知道嗎,事情要慢慢地來,辦得才穩妥。你直接用所裏的車吧。他很意味深長地微笑地看著高峰。
  高峰再次來到青山地產大廈。
  林主任已經在辦公室迎候他了,她清楚這個年輕的員警此次來的目的是什麼,在地產界混了多年,她知道很多規矩,也正是對這些規矩的熟悉和把玩,造就了她今天月薪3萬的身價,她想,如果祝總在這裏,也必然會同意她這麼做的,手段不重要,目標最重要。
  高峰其實是頭一次辦這種差事,他想了一晚應該怎麼向林主任開這個口,但所有方案全都無果而終,他發現自己還是太嫩了。面對林主任時,他的口舌好象一下就不好使起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來。
  到是林主任微笑地看著他,臉上露出一絲憐愛的神情,小高,別為難了,你們為人民辦事,人民怎麼會不支持你們呢,呵呵。
  高峰笑了,對,對,林主任,就是這個意思呵。
  林主任問,你現在就要展開調查嗎?
  沒錯,李所長強調了,青山地產的事,是咱們所裏的重點大事,必須立刻展開調查。
  林主任沖他笑笑,你等一下。
  等待很短暫。
  當林主任再次出現在高峰面前時,高峰感覺眼前一亮,在他的面前,變幻出了一個人間尤物!
  林主任脫掉了職業女裝,換上一身春季的時髦女套裝,有點運動色彩,顏色搭配得如此和諧,和她如玉的臉色相映生輝,整個人都充滿了一種年輕的、成熟的女性風采。
  高峰的眼睛有點滯,他站起來,有點結巴,林主任~主任,我忘問了,您的全名是~?
  林主任沖他挑逗地一笑,林芳兵,呵呵,很熟悉是吧,和一個以前的電影明星同名同姓,和她比我怎麼樣呢?
  高峰簡直快傻了,您、你比她可漂亮多了,我是真心話。
  林芳兵露出被男人目光寵壞的神情,往後你別叫林主任,叫我芳兵就行了。
  往後~是什麼意思?
  林芳兵撲嗤一聲輕笑,意思就是你調查,我作陪調。
  當高峰開著車走在京沈高速公路上時,他心裏仍然有點惴惴不安,他沒有向李所長報告,讓一個報案人陪著去搞調查,而且是個美麗的熟女,這—這行嗎。
  不過,很快他就放開了,天氣很不錯,路況也不錯,車內彌漫著一股女性淡淡的香氣,林主任,現在應該叫她芳兵了,幾乎一時不停地和他交談著,這讓他太爽了,有一種超級幹探007的感覺,他很希望,這次的任務,最好慢一點完成,這不也是李所長交待過的嗎。
  有一輛車,遠遠地跟在北京吉普後面,這是一輛奧迪Q7,非常先進的SUV,車玻璃鍍模。開車的是個年輕男人,很酷,眼神冰冷,看上去,幾乎沒有思想。
  乘客在後排,隱藏在一片黑暗中。
 
  祝小天怔怔地看著這個男人,說不出話來。她在心裏大喊地問著:
  許一林,他怎麼會在這裏,在這個偏僻的小鎮出現!?
  許一林首先從驚訝中恢復過來,他幾乎是興奮地喊著:
  祝小天,你怎麼會在這裏,在這個偏僻的小鎮出現?!
  祝小天一下子被他問愣了,她心裏有一個聲音地問,是啊,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我怎麼會來到這個偏僻的小鎮,並且地這裏遇上了你?!
  這個男人,就是在崇文門地鐵站裏,在撲面而來的地鐵前,緊緊抱住祝小天的那個男人!
  他叫許一林,除此之外,祝小於對他一無所知。
  他們交往了半年時間,有一陣子,祝小天甚至幾乎要投降了,但她的內心到底戰勝了自己,也許是她不願意過早走進婚姻,或者是她冷淡的個性,讓她在許一林面前無法充分的放開自己。就是說,她在和許一林交往時,體會不到一個女孩子初戀時的那種滋味,這種滋味,她從無數的影視作品裏觀賞看,看到過女主角那充滿憧憬的眼神中透出的泛愛主義情節,小天並不是這樣的女孩兒,她不愛做白日夢,但她仍然是個女孩兒,一個有點個性的正常的女孩,她同樣嚮往這種感覺。
  在許一林身上,她感覺不到,無論她如何努力,她事實上知道,這個男人一定很優秀。他經常穿著華貴的名牌衣服,喜歡逛商場的小天,知道那些衣服價值上萬,許一林手腕上的那塊手錶,是價值15萬元的伯爵表。
  如果她嫁給這個男人,她的一生肯定會很幸福,一般人普遍認為的那種幸福。
  祝小天做了許多努力後,她放棄了。
  她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會愛上這個男人,但她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她很同情他,但她沒辦法,她只能用很直接的方法告訴他,她不愛他,她們兩個人,就象佈滿北京地下的地鐵軌道一樣,無論多麼複雜,永遠都是兩條平行線。
  那之後有半年的時間,他們沒有再見面,小天有時忍不住要打個電話給他,不是想念,實在是不好意思,她不想讓別人為她過份傷心,分手的時候,她看得出,許一林幾乎有一種萬劫不復的悲傷表情,似乎他的一生,都已經在和小天的這場戀愛中結束了。
  不過她終於忍住了沒打,她明白,如果她打了,那麼她,就不是祝小天了。
  半天過去了,祝小天已經慢慢習慣於忘掉他,她不知道他的情況如何,也許他也會慢慢地撫平心靈上的創傷了,對此,她感到很抱歉。
  可是,沒想到的是,老天爺偏偏在這樣一個時候,在這樣一個地點,讓她們再次重逢!
  祝小天幾乎要拔腿就跑。
  她攏了攏頭髮,把手機拾起來,然後很冷靜的說,一林,沒想到會這裏遇上,你要去哪?
  許一林原本大喜的神情,此刻慢慢地平靜下來,一個冷冰冰的祝小天,重新出現在他眼前,這個形象,是他非常熟悉的,和剛才那個張口就罵的女孩子比起來,他熟悉得多,但說實話,他更喜歡前者。
  我準備去石城列島,他儘量用平靜的語氣說出。
  祝小天要昏過去了。
返回列表